洪湖信息网
历史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历史

花千骨又摊上事儿了算不算抄袭圈内说法不一

发布时间:2019-10-13 06:35:12 编辑:笔名

  “花千骨”又摊上事儿了算不算抄袭圈内说法不一

  原标题:“花千骨”又摊上事儿了 算不算抄袭圈内说法不一  读者揭露热门络小说连抄多部作品,“被抄者”反而沉默不语   “花千骨”抄袭风波无“原告” 漫画/王鹏   “花千骨”又摊上事儿了。这回卷入争议的不再是“五毛钱特效”的热播电视剧,而是其原着小说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。近日,有读者将其与多部络小说进行比对,发现这部热门作品至少涉嫌抄袭了六七部作品的内容。令人不解的是,尽管这一事件在读者中闹得沸沸扬扬,但无论是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的作者fresh果果,还是疑似被抄袭的其他络小说的作者,却不约而同地默不作声。静悄悄的漩涡中心,似乎藏着更多不为人知的问题。   络文学圈一片静悄悄   读者列出的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涉嫌抄袭书目,包括《花开不记年》《箫声咽》《仙剑神曲》《搜神记》等,他们为此进行了一番颇为细致的比对。例如,2007年发表的《花开不记年》中有这样一句:“花海飘香,身后暗金色的河水静静流淌,万年不改,飓风掀起红衣,卷入空中,落英缤纷,飘花如雨。”而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在2008年12月31日更新的章节中则写道:“花海飘香,桃花林旁的五色瑶池水静静荡漾,万年不改,清风掀起层层粉浪,落英缤纷,飘花如雨。”相似度之高一目了然。   这篇质疑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涉嫌抄袭的文章发布后,立即在络文学读者中引起轩然大波。但是,该作品的图书出版方博集天卷并未正面回应此事,只是声称作者fresh果果目前身在国外,不会接受采访。令人诧异的是,众多卷入这一事件的“被抄袭”络作家,也无一出面发声。面对外界的质疑,无论是他们本人,还是其作品版权代理方,都以各种方式进行搪塞。   更令人惊讶的是,即使在络文学圈子里,这一事件也几乎没有掀起任何波澜。半壁江中文创始人董江波证实,国家出版广电总局和中国作家协会每个月都会召开“全国络文学重点园地工作联席会议”,而在最近召开的会议上,备受争议的“花千骨事件”并未被上报至联席会议。董江波甚至怀疑,这一事件可能是有人在刻意炒作。   算不算抄袭圈内说法不一   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究竟是否存在抄袭问题,业内人士目前并未达成一致意见。   中国文字着作权协会总干事张洪波认为,如果读者列举的比对内容是真实的,那么应该可以认定为抄袭,“涉嫌抄袭的部分并不是公用的百科知识用语,而是文学性的描写语言。”在他看来,如果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通篇都存在这种情况的话,那么这部作品就涉嫌剽窃,被抄袭的作者和着作权人可以对此采取法律手段,并进行索赔。   但是,曾为络作家的董江波则不认同读者的指责。“如果说十句话都一样,就定性为抄袭,并没有意义。”他认为,鉴定作品是否为抄袭的核心,不在于具体语句,而在于人物塑造、故事情节。电影《我是女王》的编剧顾奕也持类似说法,“断言抄袭恐也难说,有可能是文字段落构成复制,但故事和人物未必有抄袭。”   另外一些业内人士则谨慎地保持中立态度。阿里文学总周运认为,判定《仙侠奇缘之花千骨》原着是否抄袭,是个很复杂的过程,最终要靠法律认定。但他认为,这一事件恰恰给络作家一个很好的提醒,“知名络作家作为社会公众人物的道德底线,应比正常人高很多,写文不允许抄袭,甚至过分借鉴别人创意都是有问题的。”   抄与被抄都能淡然处之?   络小说抄袭事件近来层出不穷。即将被拍成电影的唐七公子代表作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不久前被曝涉嫌抄袭某部耽美小说;曾经大红大紫的《甄嬛传》,其原着也被某站“判定抄袭十余部作品”。随着络小说纷纷被搬上银幕荧屏,说起来实在有些不堪的抄袭现象,正在被不断地暴露于前台。   面对此情此景,周运坦言,络文学行业在最初的起步阶段,对所谓抄袭比较淡然,那个时候大家出于兴趣写作,络小说不太挣钱,即便发现对方抄了自己的作品,也大都比较宽容, 不会掀起轩然大波。但他记得,“到了2005年以后,络文学呈井喷式发展。尤其这两年强调作品IP价值,有的作品经运作经济利益巨大,整个事情就显得完全不一样了。”   这个过程中,络文学平台无形中对抄袭有推波助澜作用。络作家黑色火种近来发现他的作品被人侵权,于是投诉到平台方,但此事很快被压了下来。周运分析说:“平台方侵了作者的权,但出于维护自己的利益,常常会通过私下解决的方式,最后总是不了了之,作者的权利就这样一次次白白被侵犯了。”   17K小说总刘英则认为,社会对名人的过度宽容,助长了抄袭之风。作家郭敬明《梦里花落知多少》被法院判决剽窃庄羽的《圈里圈外》,但郭敬明始终没有向对方道歉,“郭敬明粉丝只管喜欢不喜欢,不管是非对错,他们公开说,有本事你也抄,看你能不能火。”而出版社也是大力推广、宣传郭敬明,他本人并未因抄袭付出过相应代价。如此种种做法,都令抄袭行为变得越来越肆意。   络文学也该换玩法了   络文学频频卷入抄袭风波,引起了业内人士的反思。有人直言,络文学产业的老玩法、老格局,到了该打破的时候了。   络作家面对抄袭的淡然态度,与络文学复杂的版权关系不无关系。尽管络文学圈内抄袭现象层出不穷,可无论是文着协,还是中国作协作家权益保障委员会,至今从未接到过络作家的维权投诉。张洪波说,目前文着协还没有一名会员是络作家,“络作家的作品版权归于文学站,有络作家告诉我,站不允许他们加入文着协。”   而这在周运看来,这个行业运行多年的签约制,并不利于络文学作家版权意识的培养。他认为,长期以来,络文学的所有版权都由平台方占有和代理,作者相当于签了人身绑定合同,由于平台方过于强势,合同签署条件往往过于苛刻,络作家获得收入的大头都被平台方拿走了,“在这种畸形模式下,作者话语权非常少,维权动力也不足。”   业内人士寄希望于行业格局的改变。周运预言, 随着越来越多络文学产业链下端的商家入场,如游戏商、影视公司的介入,文行业旧有的模式迟早会打破,新玩法会出现,所谓签约制也将面临彻底颠覆,而这个时候方能真正论及作者“版权意识”的培养。( 路艳霞)

新能源
房产纠纷
铸造及热处理